.:. 草榴社区 » 技术讨论区 » 摆星盟茶馆20171114闭贩卖机惊魂
手机版 转到动态网页 回帖 发布主题
--> 本页主题: 摆星盟茶馆20171114闭贩卖机惊魂
星盟故事板


级别: 俠客 ( 9 )
发帖: 355
威望: 254 點
金钱: 2533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7-03-03


摆星盟茶馆20171114闭贩卖机惊魂




 

星 星 之 火    可 以 燎 原    终 成 蒙 莽 之 势

星  盟  欢  迎  您  !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







1

“那里是地下室。”老人匆忙又缓慢地走了过来,穿过几排沾灰的货架,一把抓住刘伟的肩膀,“你不能去那里。”

刘伟一脚飞过来,把老人打翻在地,呻吟着,捂着肚子,倒在楼梯口。

“我非去呢?”他夸张地露出笑容,迅速地瞄了一眼杂货店门口,确保没人看见后,抓起架子上的剪刀,利落地割断了老人的喉咙。这个老不死的想喊,没有喊出来,就断了气。

刘伟把新鲜的尸体慢慢地拖到角落,藏好,准备前往地下室,临下去前,他又看了一眼门口的自动贩卖机——肯定是这里,没错的!

在地下室里,一个老奶奶正坐在褪皮沙发上听收音机,一双白色的耳机戴在头上。所以她并没有发觉一个致命的年轻人正向自己走来。最后,她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“操!真恶心!”看着老奶奶陡然湿透的裤裆,刘伟咒骂道,把这具尸体就安置在沙发上。

确保整个杂货店没有其它人之后,刘伟关上了杂货店的铁门,挂出“暂停营业”的招牌。这是一个小镇,但这家店却不是镇上唯一的杂货店,他相信没有人会因此心怀疑惑的。

他再次走进地下室,锈迹斑斑的楼梯发出明亮的响声,他的心情很好,故意用脚踩出了一些节奏。

“嗒嗒嗒,嘀嗒嗒……”

2

刘伟本来不是一个人来的,之所以变成了一个人,是因为发生了一些意外。

与他同行的家伙,名叫黄达,是一个老头,将近40岁了。是啊,在刘伟这样的年轻人眼里,超过30岁的都是老头。黄达此行的目的跟自己一样,但也有些差别——他们都是为了寻找宝藏的,黄达对钱财的渴求比自己更要紧一点。

他的女儿再不手术,就要死了。

他自己没有女儿,也不是特别需要这笔钱,他需要的是刺激,家里那对废物一样的工薪父母可给不了他刺激。

他们两个通过一个叫做“曹老人”的中间人互相认识,也正是这个曹老人,提供给他们了很多信息。最后,刘伟成功地把范围缩小到这个不知名的小镇里。小镇里有七台贩卖机,而那伙被枪毙的强盗生前就把赃款埋在其中一台下面。

有上亿,据说。

在来的路上,黄达一脸忧愁,而刘伟则是兴奋异常——不是说把七台贩卖机挖遍就可以找到的,那伙强盗在其它六台贩卖机下埋了毒气,如果刘伟推理错误,那他们就会被毒死。

“你最好确定。”

“我确定,老头,别太萎了。”

一路上,刘伟都在告诫黄达,到时候可别萎了,最坏不就是丢了命吗?有什么大不了的?到达小镇后,刘伟他重新把线索整理了一遍,才发现曹老人的信息有些诡异……

“操操操你妈!黄老头,那个姓曹的耍我们!”

“是吗?”黄达一脸惊恐,从驾驶座上转过头。

“不是公路尽头的那个贩卖机,应该是另一个。”他在地图上画了几条线,“是……在一家杂货店门口,不是公路上那个!”

黄达的五官绷成一团:“你确定?天呐我到底该听谁的?”

“听我的。”刘伟不容置疑地把新地址给了他。

“但你刚刚不也是跟姓曹的一个意思吗?现在……”

“你再废话,小心我杀了你。”

黄达不说话了。最后,他还是决定按照以前的地点开挖,刘伟认为这是愚蠢的,这会让他送命。就这样,两个人在杂货店门口分道扬镳,放下刘伟后,黄达一个人驱车赶往原来的公路。

他还记得杂货店的老头一脸笑容地迎出来,问他要什么。他要两亿人民币,这老头没有。现在呆在地下室里,一边观察着该怎么往上挖,一边回想着老人临死前的挣扎。

他应该是要警示自己的老伴危险吧?刘伟耸了耸肩,真的是太伟大了。

3

黄达的车在公路上行驶了数公里,终于看到路边的那个废弃贩卖机。

他的心里直冒酸水,看着贩卖机曾经的出币孔,不禁全身发软。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,黄达很清楚——要么他活下来,再救活女儿;要不他死了,女儿也死了。

这是最后一搏了。他想起了一句名言,具体谁说的忘了,大概内容好像是“当社会逼你到走投无路,别忘了你还可以犯罪?”。他估计自己背错了。

从小,他的背课本功力就很差,从小,他就是一个笑话,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。是女儿的降临让他觉得人生从此充满希望,现在,疾病恶魔要把女儿从自己身边夺走,该死的医疗制度雪上加霜,叫自己付一笔天价的手术费,要不就眼睁睁看着女儿痛苦地死去……

“是的。我还可以犯罪。”他想。

这笔巨款,是那伙人连抢四个大银行后埋的,那伙人全被抓起来,到死都没说钱的去向,警方也无从调查。曹老人和刘伟都是高手,犯罪高手,应该说。能和他们搭档算不上荣幸,但也算是幸运。他们的想法本来都是一致的,可那个该死的刘伟,非在最后关头改主意,现在一想到他和刘伟必要有一个人被毒死,胃里就一阵翻江倒海。

在寒风萧瑟的公路边,黄达静静地等待几辆大货车开过,接着脱掉羽绒服,在离贩卖机叁米的一个隐蔽地点开始了挖掘。他不想祝刘伟好运,某种程度上,他真希望刘伟这小子能死得痛苦一点。

4

刘伟用榔头敲开地下室北面的墙壁,发现这边的墙基很坚固,要挖到藏宝点并不是什么易事——不过幸运的话,强盗们就把钱埋在了贩卖机之下,与地下室平行的地方。

加油干吧。他给自己打气,手紧紧握住榔头,反复地对着墙面敲击,如果能把基座给敲松,接下来就好办了。这里的地质很差,刘伟做过功课。况且如果这里真埋了什么东西,理论是十分好松动的。

果不其然,五分钟后,整面墙就松了下来。刘伟抑制住心里的一阵狂喜,用自己的身体猛撞上去。

墙塌了。他希望这个动静不要惊动头顶上的路人。

一阵巨响之后,刘伟猛跌在一堆乱石之中。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刚刚的举动太过鲁莽了,用身体去撞一个即将倒塌的墙,很容易受伤。

他不怕受伤,但他怕耽误自己接下来的行动。

还好,只是一些皮肉伤而已。刘伟摸摸出血的膝盖。晃过神来,看见眼前令人震撼的景象:有个大概叁米的深坑,就像挖矿游戏的场景一样,刘伟抑制不住喜悦地往下看去,看见在深坑的底部,有一扇地窖门。

在这底下,就是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的钱。他疯狂地想着——但是,在他和钱只间,还有一个巨大的鸿沟,就是那些墙面的碎石,几乎填满了半个深坑,他得把它们全部清理掉。

他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。

5

刘伟这一辈子最不满意的地方,就是自己的名字。他觉得这个名字不好,太过于平凡,他可不想做一个平凡人,就像他的父母那样,平凡到作呕。

刘伟的父亲是街道的电工,母亲是一家私有企业的打字员。从小,他们两个人教育儿子,想要以后混得好,不像爸妈这样干这么累还低叁下四的工作,唯一的办法就是好好学习。所以,他们花了大价钱给儿子送进民办的小学,民办的初中。他们没法给他送到民办高中,不是因为经济问题,而是因为刘伟在初二的时候因为斗殴而被停了学。

对于刘伟来说,短短八年的学生生涯,教给他的只有一句话——“你以后成为什么样的人,是基本上无法后天去改变的。”那些神采奕奕,昂首挺胸的同学,好像是生来就是要接受夸奖,生来就是赢家。不管做什么事情,他们总能做得讨人喜欢,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。而刘伟和他的朋友,与生俱来的能力便是把事情搞砸,惹别人生气。他感觉很无助,他不是没有努力过,只是自己实在混蛋。

即使偶尔想要做正确的事情,也会被人误解成错的。

最后,他意识到,他能做到最好的,就是做一个混蛋。被警方通缉两年了,他认为那满大街的通缉令便是他的徽章。“年度最佳混蛋奥斯卡奖得主,拥有一个土名字的刘伟先生,请上台发表感言。”

“是的,操你妈,我操你妈,我是混蛋,所以我可以在这里用金人当场砸烂礼仪小姐的漂亮脸蛋……”

在昏暗的深坑里,他咳嗽着,清理掉了将近一半的石头——清理方法很简单,就是把这些石渣抛起来,扔到叁米外的上方。这无疑是一个力气活。

眼前不断浮现过去上学的景象,或许是这里的阴暗气氛跟他眼中的学校很像。他晃晃脑袋,专心清理石头。

最后,那古铜色的地窖门终于完全展露了出来。他感觉自己激动得快哭了,是的,连眼泪都掉下来了。那么多年闯荡下来,已经有很少东西会让自己热泪盈眶。

地窖门并没有上锁,他轻轻地拨开,眼前的景象让自己不敢相信。

是金条,那些银行金库的富人玩物。它们发出灿烈的光芒,顿时整个深坑被贴上了一层传奇色彩。刘伟感觉自己就是找到宝藏的基督山伯爵,这一幕情节只会在故事里出现。

它确实出现了,在现实中。

他颤抖着身子,把金条一把一把地从地窖里掏出来。就在这时,他想起了黄达,那个可怜的老家伙。他选择了错误的贩卖机,现在他应该死了,中了那个曹老人的套。

可惜,姓曹的,你骗不了我。他近乎癫狂地边想边笑,把金条一股脑全部取出,放在自己的脚边,迭着形状。露出一副平常不允许自己做的傻气表情。

太棒了!他想起那些昔日的好学生,他们再怎么努力,也无法得到这么多的财富。刘伟在某种意义上感到了胜利。他放肆地躺在金堆里,打滚,模仿着那些电影和小说的情节。

最后,他拿起手机,有意地给黄达打了通电话,来看看对方是不是已经死了。

想象着那个懦夫被毒气侵蚀的嘴脸吧……

“喂。”

“喂?”你还没死?刘伟憋住了后半句话,耐着性子问,“黄兄,你怎么样了?”

“你挖到下面了吗?”

“问这个干什么?”他面对黄达发抖的嗓音,怀疑他是不是已经中毒了。

“我找到了!”黄达哆哆嗦嗦,兴奋异常地喊道,“就在这个公路下面,我挖到了,一捆捆的钱呐!我女儿,我女儿有救了!”

“你找到了?”刘伟震惊地问道,“什么?你也找到了?”

对面一阵可怕的沉默。

“怎么可能?”半晌,话筒里传来一个变调的声音。

“黄达。”刘伟拿起金条,第一次感觉它竟有些不是那么真实,“好好听我说,我们都看见了宝藏,但宝藏不存在于两处——唯一的解答就是,妈的,我们有人中毒了,产生了幻觉。”

6

黄达听了这话之后,冷汗突突地从热汗的间隙流了下来。

他跪在自己挖的深坑尽头,看着那堆得像山一样的人民币——不知道是刚刚的过度作业所致,还是已经中了毒,整个头嗡嗡地响,痛苦不堪。他开始害怕了,害怕这些钱只是自己的幻觉,不是真的。

如果这些钱不是真的,他就再也没有别的办法凑齐手术费了。

他尝试着用指尖触摸那堆钱——之前他抓过,抱过,拿过那堆钱,但这次不一样了,他必须极小心地确定这是真的,如果是假的,赶紧跑,或许还可以捡回一条命。

捡回一条命又怎么样?他活着已经没有意义了。

拜托,让我感受到你们!他痛苦地把指尖一寸寸地往前移,最后点在了一张百元大钞上——很难说,一种不是太真实的质感。

难道自己真的中毒了?

他又大幅度地搅动钱海,这种质感才是真实的。

黄达糊涂了。

干脆直接跑吧。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响起——不行,万一是真的呢?是真的,就可以用来交钱……

“喂!喂!”

手机里传来刘伟微弱的叫喊,他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把刘伟忘了。拿起手机,只听那小子几乎疯狂地喊道:“快看看那捆钱是不是真的,是假的吧?是幻觉吧?”

“你的才是幻觉!”黄达固执地反击,一种奇特的自尊作祟,“我的可是真的。”

“妈的你再看看……我这边的金条不像是假的。”

他们开始对骂起来,互相挑衅,直到双方都发现这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。

“既然这样。”刘伟展现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平静,“我们就各自看吧。”

说罢,他挂掉了电话。

7

黄达第一次听说有“脑瘤”这个概念,是在他女儿平生第四次体检的时候。

“这是一种很罕见的恶性肿瘤。”医生说了一个很小的几率数。

妻子捂住了嘴。黄达没有马上崩塌,他当时在思考一个问题——恶性肿瘤难道是一夜长成的吗?为什么前叁年,包括出生时的体检没有任何异常呢?

他没有去问这个问题,因为妻子失控地哭了出来,随即他自己也感到了难以抽离的震骇。

那位戴着眼睛的医生报出了一串数字,说这是基本住院的开销,并说这个肿瘤会恶化得很快,最好尽快准备好手术的费用。

在听完两组数字后,黄达有一种女儿已经死了的感觉。

他们在往后的几天里,试遍了所有的办法,向仅有的亲戚借钱,向一些部门申请公益募捐,最后,他们发现,这个花花世界不会特意停下来,去管顾一对工人夫妇的女儿。黄达根本就想不通那些靠公筹募捐成功渡劫的案例的是怎么做到的?

半个月前,黄达以去外地的远亲家借钱为由,来到了这块区域。他结识了曹老人和刘伟,他们称如果他能帮助干一些事情,就带他一起去挖宝。

一些事情,包括跟那些埋宝强盗的狐朋狗友打交道,套出危险的信息,为这次行动做铺垫。经过黄达几次的动手动刀,几次的九死一生,曹老人终于确认自己原来线索的准确性。这个叫自己“曹老人”的曹姓青年,要刘伟和他每人交给他3000块,自己可以不要那些宝藏。

原来,姓曹的也害怕被毒死的意外。

交了钱后,他和刘伟开着车来到了目标小镇。就在路上,他接到妻子的电话,问他怎么去了那么久,是不是要抛弃她们不管了?

“不会的。”黄达假装出坚决的语气,“我不会抛弃你们的,瞎说什么?小嘉马上就可以做手术了,马上就可以了。”

“真的。”

“真的!”他加重语气,来掩盖自己的些许心虚。

妻子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,黄达不安地从后视镜看了看后座研究地图的刘伟,挂掉了电话。都没有问女儿的情况。

他紧张到忘记了。

现在,在那一堆山一般,不知道是真是假的钱旁边,他感觉到的是前所未有的紧张。

胜败一念之间……生死,一念之间……真的……假的?

黄达反复搅动着那堆钱,甚至还撕掉了一张的小角,放进嘴里尝了尝。是那个味道——得有一些信念,他告诉自己。

不管叁七二十一,他开始准备把钱往车子里搬。

8

挂掉电话后,刘伟向上望去,地下室破碎的墙,老太太的收音机竟然一直在响,他吃惊地发现,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。

“小妹妹唱歌,郎奏琴……”

我要死了吗?

他问罢,停了一会,脑袋里面没有任何声音来回答这个问题。

看我可能真的要死了。

那些被我杀死的人会不会高兴呢?

就在这时,他想起了一个人,浑身不由得抖了一下。这个人不是他的父母,不是任何一个死在他手下的人,而是在民办初中的那个短发女孩。

他喜欢那个女孩。不过,在临死前唯独想到的是她,刘伟还是挺意外的。他原本以为临死前会想到什么盛大的事情,类似于忏悔。

在十几平米的深坑里俯下身,那堆金条在发光,虽然现在已经不知道这是真是假了,不过它们的光芒确实很灿烂。这等灿烂让刘伟眼花,思绪倒回从前……

那并不是什么好日子。刘伟只记得,他有四个朋友,都跟自己一样,是令人讨厌的,自认为厉害的角色。其中一位大胖子,叫做马强,他跟他最要好。胖子马强也是四个人中最顽劣的一个。在初一的时候,把年轻的女英语老师打出了血,被永久地退了学。

刘伟忘记了学生时代几乎所有人的名字,但他终究记得两个名字,一个是马强,另一个是樊爽。之所以能记住马强,是因为他们的两年铁哥们生涯;而记住樊爽的原因很奇怪,是因为他们至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。

如果世上所有的女孩都有一枚属于自己的颜色,那么樊爽无疑是纯白色,如此洁净,在刘伟心中。第一次在课堂上注意到这个女孩,是在他和马强罚站时候,樊爽被叫上台回答问题,她不知道怎么回答,很尴尬的样子,然后被老师稍稍数落了几句,她便尴尬地笑了。这一笑,就勾住了角落里的刘伟。

他不知道这随意的一笑究竟有什么魔力,没有人知道。那一刻,他全身有一股奇怪的冲动,感觉,然后自我醒悟过来,他喜欢她。

也许最早的爱情就是那么毫无道理,那么简单。换一个角度来讲,也是十分复杂的。他们班里也有几对正恋爱,一向胆大妄为的刘伟却不敢跟她表白,甚至连话都不敢搭。他每天做的,就是默默地注视她,在角落里,注视着第叁排人头攒动的一个位置。注视着那双深潭的眼睛,只是一动不动地朝向黑板。

想着想着,刘伟在深坑里一个趔趄,整堆金条像是卡带一样地闪动不止。他捂住已经快要炸裂的头,发现这一切都是假的。都是自己脑中的景象而已。现在大脑已经模糊不清了,过往的画面一一闪现,好像是回忆在向他做最后的告别。

金条愈发地模糊不清,直到最后消失不见,他躺在金条原来在的位置,骤然发现自己永远都无法起来了。

该死,便宜你了,黄达。

关于樊爽。那个从来没有关注过自己的女孩,那个在梦里总是出现的女孩。成年之后,刘伟谈了不止一个女友,跟不止十个女人上床。但没有一个能代替樊爽在她心中的位置。她是一个象征。望着上面的地下室,刘伟想,它象征着我心中最美好的部分。

又躺了一会,他又觉得樊爽不只是一个象征。有一个细节,在他步了马强的后尘,把数学老师打翻在地——那个死老头倒在了地上,全班所有人都惊恐地看着他,就像他们当初看马强一样。这都没什么。直到他扫视到樊爽的眼睛。她用那同样陌生,惧怕,嫌弃的表情,看着自己。那一刻,在心里的一些东西崩溃了。

就是在那个经历之后,他更加愤世嫉俗,开始与父母决裂,开始当上混混,自暴自弃,最后开始杀人,抢劫,到这里来挖一群混蛋藏的宝藏……

所以,她除了是一个象征,还是一把柔软的刻刀,造就了现在的刘伟。“心中最美好的部分”造就“最后混蛋一般的自己”,真是讽刺啊。他边哮喘边想着,一切天昏地暗。

如果一切能重来,他真希望自己没有殴打那个老师,这样子,或许他一辈子都不会看见樊爽看自己的真实眼神,即使他心知肚明那会是什么样子……那会好很多。

这么想着,他闭上了眼睛。

可是他还能看见一些东西——他看见樊爽,长大的樊爽,坐在自己身上,一脸羞涩的表情,正在娇喘。

他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很可笑,给自己一生的疮痍,在最后几秒却抱以美好的幻觉。就像一个为所欲为的孩子,真的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卑鄙透了。

9

明明是一月严寒,黄达却是满头大汗——他已经把所有的钱转移到了车里。完事后,还忧心忡忡地抽出几张,对着那毛主席的大头贴舔了两下,确保能尝到一股钱特有的腥味。

为了预防万一,黄达又花了半个小时填上了坑,最后,他向那台废弃的贩卖机告别。

“谢谢了。老兄。”

贩卖机没有动静,但黄达就当它回答了。回到车里,他又想起了另一个老兄,他一定是死了,因为自己还活着,就是这么简单。

还是为了预防万一,他给刘伟拨了一通电话——万一还活着呢?这样的话,丢下他多不好啊!

刘伟并没有接。

他死了。

黄达长舒了一口气,发动了引擎。慢慢地把车子倒上石柏路。之前他曾祈祷,要刘伟死得痛苦一点,现在他只想收回那句话,因为他觉得那个小伙子虽然混蛋,但他已经死了,那就足够了。

一踩油门,他往西边城市的方向驶去。在回去之前,他还要考虑几个问题,最重要的,是怎么靠一己之力把钱洗白——后座上,一捆捆红色的纸钞被颠得七零八落。

他试着沉下心思考,但大脑却无法安定下来——最后,他决定先短暂地搁置这个问题,给妻子打一通电话。

“喂?”

“老婆……”

“黄达,怎么样了?钱借到了吗?”

他抿了抿嘴,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,顶开双唇,说道:“借到了!”

“真的?借到了多少?”

“反正够手术用了。”

对面传来了惊喜的尖叫声。接着,妻子问黄达这位慷慨远方亲戚的具体情况。黄达说这不重要。

“怎么会不重要呢?”妻子有些生气地嗔怪道,不过语调大体还是很欣慰。这当间,他的车子在小镇侧边郊外的一处红灯下停住了。

“黄达……”

“老公,你还在吗?”

“老公?”

黄达惊恐万状地挂掉了电话,把车停在紧急刹车带上。

钱呢?

刚才,透过车内的后视镜看,后座一片敞亮,什么都没有。现在,他整个人定在座位上,不敢回头。他怕一回头,会发现那些钱只是赤裸裸的幻觉而已。

他终究还是回头查看了一番,钱都在那里,一路的跌宕让它们散落满座。他又拿起一捆舔了一舔。

10

车子马上就要上高速公路了,再走半个小时就能到城市,到时候,他打算找到曹老人,他总有办法处理这些钱,顶多再分他一点便可。

曹老人是一个神秘的角色。黄达思考着,头越来越痛了。第一次在那间仓库里见到他时,他戴着一个面具,一个怪物的面具,直到与他们混熟之后,他才摘掉面具,露出一副黝黑的面容。

“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了。”这是他露脸后的第一句话,声音低沉有磁性,像是外国人说话的腔调。

黄达想着,被卷进收费站的排队长龙中——这些车子都要进城,天呐怎么碰上这么多?在漫长的等待之中,他感觉焦躁难耐。这辆车并没有贴车膜,旁边的驾驶员乘客很容易看到这里面的光景。这么多的纸钞,肯定有人会起疑心……

会报警……

一辆大巴士移动到黄达的车旁,车上挤满了乘客,都是进城的。黄达只觉得心虚恐慌,想要一踩油门,干脆地驶过这里。但这是不可能的,前面,后面,左边,右边,都挤满了车子。

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喇叭声,他从昏昏欲睡中惊醒过来,发现自己掉队了,连累了后面一长串驾驶员。

在终于驶进收费站时,看着那个女人从窗户里探出头来,向自己递卡。黄达紧张得差点弃车而逃:按她的角度,是完全可以看见后面成堆的钱的。

但是她什么也没说,就像什么也没有看见一样,又把头伸了回去。

或许她真的没有看见?黄达想,越想越害怕,一扭头,能看到它们,但是透过后视镜,座位上却是空无一物。他的头痛已经到了极点。

难道这些都是幻觉吗?那紧握方向盘的厚实双手开始颤抖起来。他反复地回头,看那堆钱还在不在。在,不在,在,不在……

车子冲破护栏,冲下了高速公路的盘旋高架。

11

都市报新闻专栏,第叁头条。

昨日,在平静的颁市骋镇发生了一连串可怕的事故。经警方初步调查,事故源于两位合伙寻找赃款的异乡人(此处的赃款是指212特大连环抢劫案没有查明下落的赃款),他们分别挖掘两处可能的地点,结果都触发了劫匪埋下的毒气——死者刘伟,25岁,全国重大通缉犯,在逃两年,身上背负的杀人案有九起,包括他在骋镇割喉两位老人的谋杀行为。他被发现死在杂货铺的贩卖机下方深坑里,深坑里布满致幻致死的毒气;死者黄达,34岁,异地工人,受到金钱的诱惑和刘伟搭档,在另一个贩卖机下中毒,后不知什么缘故驾车行驶数公里,最后毒漫全身身亡,车子飞落高架,死无全尸,十分悲惨……

曹老人没有看完,因为他的电话响了。

“喂?是的是的,麻烦帮我把这笔钱汇到我海外一直使用的那个账户里……二点四亿,是的……哦哦,那我还是过来一趟吧,张行长,真的是麻烦你了。”

挂掉电话后,他吹起了一段从法国南部学来的口哨旋律。

可怜的刘伟,可怜的黄达,他们到死也没明白这整件事情其中的奥妙。在结合两人提供的信息,终于敲定宝藏地点的当天,曹老人就独自先行把宝藏挖出来了。

宝藏堆里既有金条,也有现金。

在秘密转移出宝藏后,他在那间杂货店的贩卖机下面灌上了毒气,让它和其它几台贩卖机一样致命。最后,预防万一,他改动了最后的一个线索,直接把他们引到一台公路边,错误的贩卖机下面——他是害怕万一不够密封的话,自己灌的毒气会一点点漏掉,所以先让他们去公路边的那座贩卖机下受死,纵使被那个聪明的小伙子发现了,二人回到正确的埋宝地,被毒死也是十有八九的。

毒气漏掉的几率其实很低很低,事实也是没有漏掉,成功地毒死了刘伟,这个聪明一如灵猴一样的家伙——他竟然和黄达分道扬镳了,真是意想不到啊。

未雨绸缪,这就是我的办事方式。曹老人想着,从椅背上拿下领带。真的要感谢那两个替死鬼,要不是他们的努力,我可能永远都不知道宝藏确切地在哪儿……

刘伟,虽然狂傲不羁,但办事侦查起来很有一套。

黄达,虽然什么也不懂,但身为一个肉盾,一个挡箭牌,还是帮自己在很多危险的地方一再确认了贩卖机的位置。

“主啊,宽恕我。”曹老人双手合十,开始祷告,直到出门前,他都在祷告。他希望主会宽恕他,毕竟在将死之人身上再抽叁千块钱,实在是太不道义了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本文转自网络,如有侵权,联系删除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有意加盟星盟交流者,可站内信联系还真别指望狐狸座。游客可企鹅、某博搜索!

有偿征集星盟标识,具体事宜,站内信联系低调的草笔





TOP Posted:2017-11-14 08:21 | 回楼主
酉鸡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30
威望: 4 點
金钱: 30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7-11-11


1024
TOP Posted:2017-11-14 08:22 | 回1楼
萌萌兔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497
威望: 50 點
金钱: 30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7-02-22


1024
TOP Posted:2017-11-14 08:23 | 回2楼
风过痴无痕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313
威望: 32 點
金钱: 313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5-09-28

1024
TOP Posted:2017-11-14 08:24 | 回3楼
1024吧


级别: 精靈王 ( 12 )
发帖: 1877
威望: 2178 點
金钱: 50054 USD
贡献: 75883 點
註冊: 2012-07-04

技术区发转载小说,还当系列贴发,纯水贴,没人会看,要发系列贴找点有营养的帖子,比如图说,比如青年图摘,微博谈。求求你们,别发这种系列的水贴
TOP Posted:2017-11-14 08:28 | 回4楼
一颗草籽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284
威望: 29 點
金钱: 16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5-07-10

1024
TOP Posted:2017-11-14 08:29 | 回5楼
饼仲郎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51
威望: 16 點
金钱: 51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7-10-16

1024
TOP Posted:2017-11-14 08:31 | 回6楼
曼巴出洞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664
威望: 67 點
金钱: 664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7-08-31

1024
TOP Posted:2017-11-14 08:37 | 回7楼
安静天师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502
威望: 58 點
金钱: 203 USD
贡献: 285 點
註冊: 2009-12-07


回 樓主(星盟故事板) 的帖子


Quote:
引用第0樓星盟故事板於2017-11-14 08:21發表的 摆星盟茶馆20171114闭贩卖机惊魂 :
[table=90%]


 

星 星 之 火    可 以 燎 原    终 成 蒙 ..


1024
TOP Posted:2017-11-14 08:38 | 回8楼
呜哇欧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209
威望: 21 點
金钱: 9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7-10-25

1024
TOP Posted:2017-11-14 08:49 | 回9楼
终结者大宝剑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763
威望: 77 點
金钱: 98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6-07-20

1024
TOP Posted:2017-11-14 08:51 | 回10楼
乐可乐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457
威望: 46 點
金钱: 457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7-09-18


谢谢分享
TOP Posted:2017-11-14 08:53 | 回11楼
狮心布隆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431
威望: 44 點
金钱: 8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7-04-10

1024
TOP Posted:2017-11-14 08:58 | 回12楼
紫薇星君北极


级别: 俠客 ( 9 )
发帖: 330
威望: 127 點
金钱: 1266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7-10-24

谢谢分享
TOP Posted:2017-11-14 09:04 | 回13楼
PolarisStar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40
威望: 5 點
金钱: 40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7-11-11

1024
TOP Posted:2017-11-14 09:06 | 回14楼
寅虎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30
威望: 4 點
金钱: 30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7-11-11

谢谢分享
TOP Posted:2017-11-14 09:12 | 回15楼
二月红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130
威望: 14 點
金钱: 130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7-11-02

1024
TOP Posted:2017-11-14 09:13 | 回16楼
石门迎客松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277
威望: 28 點
金钱: 277 USD
贡献: 2 點
註冊: 2017-04-10


1024
TOP Posted:2017-11-14 09:15 | 回17楼
呜啦啦啦啦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525
威望: 53 點
金钱: 539 USD
贡献: 578 點
註冊: 2017-09-23

1024
TOP Posted:2017-11-14 09:21 | 回18楼
肥鹤1128


级别: 俠客 ( 9 )
发帖: 1029
威望: 104 點
金钱: 1030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7-07-01

有点没看懂,既然姓曹的早已拿到了宝藏,为什么还要骗这两个人去送死?刘伟是咎由自取,可是黄达为什么呢?
TOP Posted:2017-11-14 09:21 | 回19楼
chuna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420
威望: 43 點
金钱: 420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7-10-03

感谢分享!
TOP Posted:2017-11-14 09:34 | 回20楼
我会上天使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184
威望: 53 點
金钱: 526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7-05-31

谢谢分享
TOP Posted:2017-11-14 10:42 | 回21楼
开门见山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654
威望: 66 點
金钱: 227355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5-01-09

1024
TOP Posted:2017-11-14 10:44 | 回22楼
jmszrwx


级别: 精靈王 ( 12 )
发帖: 44321
威望: 4431 點
金钱: 771 USD
贡献: 1130 點
註冊: 2012-04-26


都被人当枪使用了
TOP Posted:2017-11-14 10:59 | 回23楼
河畔风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649
威望: 65 點
金钱: 31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6-11-20

1024
TOP Posted:2017-11-14 11:06 | 回24楼

.:. 草榴社区 -> 技术讨论区

快速回帖 顶端
内容
HTML 代碼不可用

使用签名
Wind Code自動轉換

按 Ctrl+Enter 直接提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