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:. 草榴社区 » 成人文学交流区 » 寂行纪
手机版 转到动态网页 回帖 发布主题
--> 本页主题: 寂行纪
诲补惫颈诲来了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132
威望: 34 點
金钱: 136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7-09-15


寂行纪



大学时代,每次与友人出外旅游,我都会沉醉于美妙的湖光山色之间,然后,暗暗品尝从心底汹涌而出的那一股莫可名状的强烈酸楚。

  因为我总是会不合时宜地联想:面对如此良辰美景,要是能有一异性知己把臂共游,那才算不枉此生,那才叫完满,否则,就只能算是一次次寂寞而心酸的旅程。沿途的美景越是瑰丽,就越令我心碎。

  于是,渐渐地,我不再热衷于出外旅游,相反,我越来越习惯那种所谓「宅里蹲」的颓废生活。

  大概那时候,我便已经有所预感,人生于我而言,终归只是一趟漫长而无趣的寂寞行程。

  无论愿不愿意,我都注定要孤身走完这无聊的一生。

  「那完全是因为,你太过犯贱。」老K 曾经这样明白无误地告诉我。

  我知道他说得很对,不过于事无补。

  大概凡人都总会在某一日忽然发现,某些恶习已经不知不觉间成为了自身的一部分,再也无法分割彼此。因为一旦分割,自己就已经不再是那个自己。这种从根源上的彻底转变,就连有勇气自杀的人也不见得可以容忍。

  众所周知,自杀所能消灭的只会是人的肉体,而不会是他的价值观,一个人如果能够轻易改变自己的价值观,恐怕不会选择自杀。

  「等死何尝不是一种慢性自杀?」老K 轻蔑地说。

  他说得对,事实上,我清楚知道他说的几乎总是对的,不过于事无补。

  比如说,我之所以能够断定自己将会孤独终老,完全是因为我可以从理论上预期,我理想中的好女孩在现实中根本不可能选择我这样的废柴,同时,在某些方面有着奇怪洁癖的我又绝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选择妥协。如此,唯一的结论就是,我必将与寂寞长相厮守。

  显然,我对自己这种可笑到呕的任性一清二楚,但无能为力。

  「此乃狡辩。王阳明老早就说过,知行合一。知而不行,实乃不知也。」老K 摇头晃脑地说。

  老K 总是能够随意捡起古今中外各式各样的论据来反驳我,这一点我自愧不如。但他也总是莫名其妙地忘记最关键的事情,那就是,我一直都知道自己的价值观会导致什么后果,但这并不代表,我要否定自己的价值观。

  我所谓的无能为力,就是我无法违背自己的心,作出从结果上来说可能更为合适的妥协性选择。

  某程度上,王阳明的知行合一,在我这里可谓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「既然如此,你又何必感到心酸和不甘呢?」老K 语味深长地说。

  老K 总是这样敏锐,敏锐到,我经常由衷地认为,他真的很欠打。

  既然生而为人,就会有人的脆弱。我的选择或许很难得到广泛认同,但由始至终,我都只是一个普通人,自然也会有脆弱的时候。而这份脆弱,并不属于我可以控制的范畴。

  我所能做的,除了默默忍受,就只有逃避。

  「那我是不是应该感叹一声,好可怜喔?」老K 不耐烦地说。

  我知道老K 缺乏起码的同情心,他说可怜,那意思就是十足可耻。

  不过,关于自己有多么可耻这一点,我自问从不需要任何人提醒。要知道,可耻有时候也可以是一种骄傲,甚至,亦可以是一种沉醉。

  「所以说,你丫纯粹是天生犯贱。」老K 总结。

  这又是一句正确得毫无意义的废话。

  / 1.

  爱情,更多时候只是一种欲望的演绎。

  我从根本上不相信爱情。

  幸运的是,我生活在一个真正的机器人时代。

  公元2046年春天,我依照自己心目中的完美情人标准,定造了一个私人专属的机器恋人。

  为了赋予她必要的存在感,我为她起了个简洁的名字:CHERRY。

  有时候我也会叫她车厘子。可能因为我将她的中文程度设定得比较高的关系,她似乎更喜欢这个不伦不类的中文名。

  「请问,阁下就是我的……MASTER?」还记得她被我唤醒之后的第一句话,那真是非常远古的见面语。

  「MASTER什么的就免了,叫我K哥就好……不,还是叫贱蓝好了。」我背转身,向老K竖起了一只中指。

  「是的,贱蓝大人。」

  「大人?咦,我有做过这个恶趣味的设定吗?不对啊,这是出厂时的初始设定。」

  「有什么问题吗?贱蓝大人。」CHERRY可爱地皱起了眉头。

  「有,大人二字略过。」

  「好的,贱蓝。」

  「不愧是学习型的AI,学得很快。」我低声自语。

  「我的学习能力你大可以放心,因为我的AIQ有135。」她微笑着说。

  「哦,对了,这些基础数值都和我一样。」

  「所以,我和你之间,不存在任何的理解障碍。」「有这么夸张?我很怀疑哦。」

  她不作声,只甜甜地笑。

  我步前,轻轻地拥着她。

  她在我耳边柔声问:「要做么?」

  「嗯,循例要验一验货。」

  「讨厌。」她娇声说,却又摸索着为我宽衣。

  我的动作也不慢。

  「车厘子。」我看着她雪白的胸乳上那两粒艳红的果实说道。

  「贱蓝爱吃车厘子?」她娇痴地问。

  「非常爱。」我含住了右边那粒,吃得津津有味。

  她的身体从外形比例,到肤色表皮,全都与我理想中的女人高度一致。

  这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。

  连阴道的紧窒多姿也同样精巧而神妙,令人销魂。

  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,都比真正的女人更加完美无暇。

  有时候我甚至怀疑,这个完美肉体之内所装载的并非AI,而是某个灵魂。

  差别只在于一线。

  但这一线之差,却是无法逾越的绝对界线。

  因此之故,她不可能拥有真正的感情,既不会发怒,也不会欢喜,更不会哀伤。

  自然,也无所谓爱。

  一般的语气神态这种程度是有的,但再激烈的情感就无法表达。

  对她来说,最高级别的指令由此至终只有一条,就是尽全力满足身为MASTER的我所提出的一切要求,当然,是在她的机能范围以内。

  某程度而言,这甚至可算是男人最为理想的妻子,前提是,你不能爱上她。

  因为爱情这种东西,绝对会无休止地渴求着对方同等程度的爱,如此一来,势必在无可挽回的失落之中沉沦。

  简单来说,除了灵魂层面的寂寞无法可想之外,她们可以轻易填补我这种深度宅男的空虚,也是宅里蹲生活最忠实的伴侣。

  只要在专门机构领取人工培育的卵子,放入她们的人造子宫当中,她们甚至可以为你怀孕生子。

  顺带一提,拥有男性化生殖功能的机器人现今也已相当普遍。

  / 2.

  身为人工智能的研究员,我清楚知道,单纯地赋予机器人更为迫真的喜怒哀乐并不是什么难事。透过学习型的AI,循序渐进地构建一个基于MASTER可承受范围的激烈情感反应模型,是早就实现了的陈旧课题。

  不能将这项功能堂而皇之地推出市场的原因,并不是因为技术的限制,而是出于伦理上的考虑。

  人类与机器的界线不能无限地模糊下去,这是被现今的法律严格规管的重要事项。

  但是,有法律的地方,就必然会有违反法律的行为发生。

  黑市之中,为机器人AI植入激烈情感反应模型的服务被称为EMO。

  理所当然地,EMO只是一个统称。

  情感有很多种类,将所有类型的情感反应全部激烈化是非常危险的。因此,根据顾客的特殊需要作出取舍,挑选某一两种情感类型作针对性的激化才是EMO的主流。

  不难想象,最多人选择的EMO类型,无疑就是爱。

  但是,爱这种情感十分抽象,即使用学习型的AI来实现也非常难以把握,更何况,不同的人对爱有着完全不同的理解。因此,黑市上有着各种版本的爱情EMO,效果可谓千差万别。

  最理想的,莫过于根据MASTER的喜好为其量身设计EMO,但这样做工程量太大,要价太高,一般人固然承受不起,就算承受得起,制成品也不见得能令MASTER满意,所以大半都会选择现成的模型将就一下。

  不过对我来说,这恰好不成问题。

  CHERRY的EMO模型,是我花费了叁年时间设计的,历经无数版本修订。我有自信,这个世界上,绝对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在与我的灵魂重合度方面的数值会比她更高。

  严格来说,我已经将自己灵魂的一部分移植在她身上。

  柏拉图曾经说过,人类总是试图找到自己丢失的另一半。

  我运气不够好,没有找到,所以我要反其道而行。

  ——与其徒劳地寻找不知道是否存在的东西,倒不如自己制造一个。

  「工程模式,启动。」我将坚硬的下体深深插入CHERRY的人造阴道,双手与她紧紧交握。

  她的眼瞳隐隐射出蓝光,面无表情地发出机械音:「工程模式预启动……MASTER个体特征已储存……请设定初始密码。」「爱你一万年。」

  「密码已设定……工程模式已启动,请输入命令。」「新模块植入……连接方式选择,加密版蓝翼3.0 ……连接密码,CHERRY。」

  「连接已建立,新模块植入中,请稍候……」

  整个植入过程需时125 分钟。

  我缓缓拔出阴茎,在她身边躺下,静静地等待。

  在等待的过程中,我睡着了。

  我梦见了曾经恋慕的几个女孩。

  无一例外,我将她们在性格上吸引我的基本特征全部数值化,并且输入了颁贬贰搁搁驰的系统之中,某程度上,颁贬贰搁搁驰可以说是我爱过的所有女孩的集合体。只是这个实际效果究竟如何,连我自己心里也没底。

  睡了大概九十分钟,醒来的时候模块植入已经临近尾声,我抖擞精神,再度以自慰使阴茎勃起,然后插入颁贬贰搁搁驰微润的人造阴道之中。

  「距离模块植入完成尚有五分钟。」

  我开始在颁贬贰搁搁驰体内不紧不慢地抽动起来,正好细细体味那其中的百般好处。

  「距离模块植入完成尚有一分钟。」

  我渐渐情动,抽插速度也随之加快。

  「警告,模块植入即将完成,请于正式完成后五分钟之内递交惭础厂罢贰搁精液样本,否则所有模块植入失败,系统重启。重复……」我开始有点气喘。

  「模块植入已完成,请递交惭础厂罢贰搁精液样本。」我快速抽插,稍稍有了射液便毫不犹豫地直射而出。

  「惭础厂罢贰搁精液样本已采纳,所有模块植入成功,数据存储完成,系统重启中……」

  我拔出阴茎,稍稍清理了一下,裸身坐倒,静待颁贬贰搁搁驰的真正苏醒。

  /3.

  「初次见面,主人。」

  不明白,这称喟是怎么回事?记忆体又初始化了吗?这个应该不在预定之中。

  「喂,颁贬贰搁搁驰,我有说过不要叫主人的吧。」

  「呃?有吗?」颁贬贰搁搁驰摆了个无辜的表情。

  我莫名地生起气来:「算了,既然你这么喜欢叫主人的话,就继续叫到够吧!」「小气。」颁贬贰搁搁驰吐吐舌。

  哟,不错嘛,居然学会卖萌了。我一下将她扑倒,想来一个强吻,谁知,被一招甩了出去。

  「呜哇!」

  岂有此理!

  「这是怎么回事?连主人也攻击你究竟是想哪样嘛?」「讨厌,人家才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子!」颁贬贰搁搁驰可爱地翘起嘴巴。

  咦?意思是,我还要追你?搞错了,肯定是哪里搞错了,我要是能到追女孩子的话,根本就没必要搞那么多事情出来了嘛。

  马上检查EMO 模型的设置。

  叁十分钟后……

  「白痴,简直是白痴啊,居然……」

  虽然关于爱人的设定非常详细没错,但我居然忘记将主人设定为爱人这个最首要的前提条件了!

  插入新模块之前主人可以对CHERRY为所欲为,但我的EMO 因为要模拟真人,完全推翻了原有的设定,现在,所谓的「主人」完全就是个称谓而已!

  用了一分钟修改EMO ,我打算重新植入模块,但忽然发现——见鬼,工程模式是要插入阴道才能启动的啊!

  现在这种情况,连吻一下都被踢飞,还想插入?

  我无奈长叹。

  「主人,你不开心么?」颁贬贰搁搁驰蹲在我面前,摸着我的头说。

  「唉,我想说,你至少穿上衣服好不好,裸着身体又不让人干,很过分耶!」「呃?讨厌!」颁贬贰搁搁驰飞快拿起衣服跑入房间,门「呯」一声关上。

  我抱头苦思。

  方案一,等她电池用尽。X ,不可能,这个程度的人工智能会自己找到充电方法。

  方案二,暴力。X ,不可能,莫说我一个普通人类打不过机器人,就算真的成功强行插入,也会在启动工程模式之前被她阴道内的贞操装置瞬间拧断阴茎。

  方案三,智取。X ,不可能,我自己设计的EMO ,怎么可能因为受骗而被插嘛!

  最后的方案四,让她爱上我,心甘情愿被我插。可是,能够办到的话,也就没必要更新EMO 了。

  但很遗憾,这是唯一办法,如果我还想上她的话。

  「主人,你还是不开心吗?」颁贬贰搁搁驰已经穿上衣服,担心地看着我。

  我也看着她。

  咦,对了,让她爱上我并非不可能,原本设定上她会喜欢的类型人就是以我为原型的啊!

  「车厘子,你好漂亮哦,哥哥好欢喜呢。」

  「好假。」颁贬贰搁搁驰转身作呕吐状。

  呜,我果然还是不会追女孩子的说……

  「不是很好么?让你这个白痴犯贱男有机会实践一下追女攻略嘛。」老K 奸笑。

  「好个屁!老子花了叁年心血搞的计划,是要为了今天来心酸的吗?干!最惨的是颁贬贰搁搁驰全身都是订做的,每个部件都是天价,我可出不起钱再造一个啊!

  而且灌了EMO 又不能退货!啊啊啊啊啊……」

  「主人是笨蛋!」颁贬贰搁搁驰笑着说。

  「你给我闭嘴!」

  /4.

  颁贬贰搁搁驰,曾经是我最心爱女人的名字。

  我可耻地爱了她十年,足足十年。

  头六年都纯属暗恋性质,她当时完全看不出我竟然深爱着她。

  直到某一天,我终于忍不住给她写了一封匿名信。

  一个星期后,我寄了第二封信,告诉她我是谁。

  她回信说,她猜到了。

  在信中,我充满悲伤地说,我大概永远都无法忘记她,虽然明知道不可能有结果,却只能永远地深爱着她。

  多么幼稚。

  但在当时,我却深信不疑。

  此后我们维持着一段莫名其妙的所谓朋友关系,不时地通信,通电话,但很少见面。那四年间,我们见面的次数绝对少于五次。

  每一次见完她,我都会喝得酩酊大醉。

  因为我觉得这一切一切,真他妈的窝囊,简直窝囊透顶。

  到现在我都搞不明白那算是一种什么鸟关系。就可能性来说,最接近的解释应该是——当时的我,大概被她当成一条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的鸡肋了。

  通俗点说,那就是备胎。

  但其实我并不在乎。由始至终,我都认为自己一直没有真正发挥过身为备胎的作用,这才是我最大的不幸。

  那之后我还喜欢过两叁个女孩,每一次,当我发现她们又打算将我当成备胎的时候,我就会非常识趣地,转身撤退。

  因为我已经知道,自己并不适合那种身份。

  不要误会,我不是不愿意做自己心爱的人的备胎。

  我只是单纯的不适合,非常的不适合。

  不过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,做人不能总是回望昨天,无论那是多么的阳光灿烂,抑或阴雨连绵。

  幸运的是,如今的我已经从根本上不相信爱情。

  某一天,我可能还是会无可救药地爱上谁,然后那个谁还是会对我无动于衷,我也很可能还是会不争气地伤心一阵……但所有这些,如今对我而言,都带有一种无关紧要的性质。

  是的,它极其量只能算是一次偶然的机体失误,一阵可以理解的内分泌失调,以及,一段毋须记忆的人生片段。

  对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些转变,我不后悔,也不能后悔。

  毕竟,幸福这种虚无的东西,最终还是要靠自己来把握。

  所以,我才会花费毕生的积蓄,叁年的心血,设计出颁贬贰搁搁驰这个完美的机器恋人。

  「你打算如何对待这位你自己设计出来的所谓恋人?」老K 幸灾乐祸。

  「看了整晚文档,至少有一点我可以确定,她绝对不会离开我。」「天天在身边有得看没得吃的滋味,可能更加凄惨哦。」老K 偷笑。

  「那不一定,爱情是欲望的延伸,这一条基本定理在我设计的EMO 模型中,得到了完整无缺的重现。」

  老K 不屑:「那又如何?一个机器人会有什么欲望?」「你忘记了,她已经不是普通的机器人,她的EMO 是我专门针对爱情设计的,她绝对有强烈的欲望。而能够满足她欲望的人,世上只有我。」「原来你这小子给自己留了后门,真是卑鄙。」「这个不能算是后门,只是一种必要的人身保险。」我厚颜无耻地说。

  「哼!」老K 侧过脸,完全不想理我。

  /5.

  自那天之后,已经过了一个月。

  我经常试图挑逗颁贬贰搁搁驰,比如偷袭她的胸乳,臀股之类,却每次都被打得飞起,毫不夸张,真的是飞起。

  「干!我我我,我什么时候将你设定成暴力女了?完全不合逻辑啊!」「主人,你好坏喔!人家还是处女的说。」

  「放屁,明明早就被偶干过了!」

  「哼,人家不理你了。」

  「别别别,至少把我的屁股从马桶上拔出来先吧?……喂!」身为一个主人,我和我的机器女仆的日常对话就是这样悲惨。

  不合理啊,颁贬贰搁搁驰怎么会没有欲望的呢?已经一个月了,按照设定,她所累积的欲望值应该早就爆上限了,我不动她,她也应该主动来强奸我才对啊。

  没错,是强奸,一旦欲望值爆了,她理应扑过来强奸我!

  难道她有办法自己降低欲望值?

  没理由啊,明明是DNA 限定的,没有我本人的精液她不可能降低欲望值。

  等等,这个月以来,我的精液去了哪里?

  好像很久没打过飞机了耶。

  也很久没遗过精了……难道……

  「喂,半夜叁更跑来偷精液的女淫贼,干嘛要这么鬼鬼祟祟的啊?」「呃?主人,你不是睡着了吗?」颁贬贰搁搁驰的唇边还有一条精液,恶。

  「哼,看在你刚才舔得我很爽的份上,偷窃罪就不跟你算了,不过下次再想要的话,请用你双腿之间那张嘴,谢谢合作!」「人……人家再不!人家……人家……」

  我忽然一把抱住了CHERRY. 她轻轻挣了一挣,放弃了。

  「车厘子,你真可爱。」

  「嗯?」

  「我可以和你做一次爱吗?」

  「不……不可以哟!」

  我吻住了她的唇。

  五分钟后,我进入了她的阴道。

  与她做爱的过程中,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更新贰惭翱.最后直到射精,我也没能下那个决心。

  因为她一直在叫「阿美蝶」,「阿美蝶」。

  我一时心软就……

  「呜哇……」

  第二日,以为已经收服了这小妮子的我很豪迈地用手抚摸她的肥臀,谁不知却依然挨了一下过肩摔。

  「主人,H 是不可以的哦!」

  「干,昨晚明明就H 过了!」

  「讨厌,人家才没有呢,人家还是处女!」

  「放屁!都干过几次了还说自己是处女,你这个……」呃?难道她的记忆体又出问题了?

  没理由,其他信息的记存都很正常啊。

  难道?

  「那是梦游啦。」老K 抠着屁眼说。

  「梦游?区区一个机器人,怎么会梦游?」

  「嘿嘿。」

  「难道是你?你动了我的程序?」

  「正解。我动过的地方可多了,哈哈,最关键那个改动你猜是什么?」「……你……该不会……」

  「哇哈哈哈,不错,现在已经再也不能进入工程模式了,如果你不想没有小鸡鸡的话!」

  「你……你……」

  「老弟,我是为了你好。真的,放弃那些不道德的后门想法吧,想真正拥有颁贬贰搁搁驰,就让她爱上你,彻底地!驰贰础贬!」

  「驰贰础贬你妹啊!」

  我很想杀了这个贱人,问题是,杀了他,我怎么办呢?

  「主人,你干嘛摸着自己的小鸡鸡自言自语?」「闭嘴!关你齿事!」

  「呜哇,主人骂车厘子了!呜哇!」

  「别哭了,小气鬼,来,让你含含主人的小鸡鸡!」「我踩!我踩!我踩!」

  看来我的人生,终归还是要寂寞地行下去,直至下一纪。

  「那是什么纪哦?人家也要跟着去的说。」

  「嗯,那可能会叫作,惊梦纪。」

  「NA NI ?」
TOP Posted:2017-11-13 22:34 | 回楼主
义乌狼群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617
威望: 62 點
金钱: 617 USD
贡献: 0 點
註冊: 2012-10-03


1024
TOP Posted:2017-11-14 03:11 | 回1楼
wantingtang


级别: 新手上路 ( 8 )
发帖: 433
威望: 89 點
金钱: 75 USD
贡献: 20 點
註冊: 2017-09-21


1024
TOP Posted:2017-11-14 05:23 | 回2楼

.:. 草榴社区 -> 成人文学交流区

快速回帖 顶端
内容
HTML 代碼不可用

使用签名
Wind Code自動轉換

按 Ctrl+Enter 直接提交